首页 > 婚姻爱情 > 婚龄男女究竟讨厌对方什么
婚龄男女究竟讨厌对方什么
2013-9-27
分享:
    不得不说,不少年轻人将“单身比好的婚姻坏,但却比坏的婚姻好”奉为真理,他们是“醒目”的一代人。只是,还是要当心——“醒目反被醒目误”,即使最终寻找到对的人,却已经经历了“没有爱情的青春”,得到了“没有青春的爱情”。

  “30岁了还不结婚才违法”这句“肺腑之言”在中国大陆网络上一夜之间就“热”了。不少男人还自嘲,自己早该被判“无妻徒刑”了。这并非单纯的笑料,它反映了这样的现实:不管是个人“主动”晚婚或不婚,还是无奈地“被动”晚婚或不婚,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被“剩”了。

  在日本,同样也有年轻人“晚婚”,甚至“不婚”的情况。统计数据显示,在日本,30~34岁之间的单身女性超过35%,单身男性超过47%。然而,其中46.2%的男性和51.3%的女性表示,他们之所以还处于单身状态,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确定“合适”的范围是困难的,但划出“不合适”的界限却容易得多。除了最直接,最实际的“物质条件”因素,讨论人的“属性”则显得复杂而更有难度。

  在中国,剩的人越来越多,在总结经验时,有两个名词也逐渐为人熟知——凤凰男和孔雀女。所谓“凤凰男”,就是集全家之力于一身,发愤读书十余年,终于“逆袭”的男性;所谓“孔雀女”,则是深受父母溺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享受美好的生活的女性。有人总结道,“娶妻不娶孔雀女;嫁人莫嫁凤凰男。”其中道理有几何,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和中国“同病相怜”的日本,也正在总结“可怜人”有哪些“可恨”之处。今年5月31日至6月3日,日本的一家媒体选择了50岁以下且对婚恋持积极态度的546名女性和523名男性为调查对象,其问卷调查的结果,颇为有意思。

  调查结果显示,不论男性还是女性,“有过不忠诚的前科”排名第一。也就是说,相当数量的日本人认为,如果一个人对伴侣不忠诚,是不会有人愿意和他结婚的。对于一向注重“诚信”这一品质的日本人来说,“忠诚”成为结婚对象的必备品质之一并不奇怪。然而,在有着相对高的“出轨率”的日本,“忠诚”却位列第一,就既带着一些讽刺的意味,也像是在“呐喊”了。

  第二位,是“家务争端”。女性认为,持有“家务都是女人的事,男人可以‘袖手旁观’”观点的男性是娶不到老婆的;而男性则嫌弃“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传统的日本家庭,妻子包办家庭大小事务,包括打理家务、照顾家人和维系家族关系等。时过境迁,日本女性参与工作,难以两头兼顾,而男性观念变化并不显着,自然就产生了矛盾。“家务争端”位列第二,也可以看出,日本正在经历着传统观念和新观念的冲突。

  “说谎”、“自我”、“任性”等属性,位列第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起“偶尔说个小谎”,男性更难以忍受“任性,一旦不依自己就大发雷霆”的女性;相反,对于女性来说,男性说谎更不能原谅。这或者和日本的“男尊女卑”、“夫唱妇随”的特点有一定程度的相关性。

  不得不说,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不少年轻人将“单身比好的婚姻坏,但却比坏的婚姻好”奉为真理,他们是“醒目”的一代人。这些总结出来的“定理”,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许真的能够帮助他们谨慎地做人,避免被“剩”,也能指挥着他们谨慎地挑选共度一生的伴侣。

  只是,还是要当心——“醒目反被醒目误”,即使最终寻找到对的人,却已经经历了“没有爱情的青春”,得到了“没有青春的爱情”。

  在柏拉图的《对话录》中有这么一个假设:原来的人都是两性人,自从上帝把人一劈为二,所有的这一半都在苍茫人世上寻找那一半。爱情,就是我们渴求着失去了的那一半自己。

  于是,我们穷尽一生的时光去寻觅自己的另一半。这个过程难免孤独和寂寞,也难免失望和痛苦,也许还会很漫长,甚至特别漫长,但是,我们本是雌雄同体的,自我复原是一种本能。另一半能修复我们身上和心上所有的缺口,两个孤单的灵魂最终合二为一。

  这就是柏拉图关于爱情的一个浪漫并充满了神话色彩的著名假设。

  倘若这个假设成立,可能会出现这么三种结果:有的人找对了那一半,有的人找错了那一半,还有的人一直孤单着。

  80后“剩斗士”内心独白:一个人的日子“可耻”

  李云骁最近有些发慌。

  过年时,她信誓旦旦给父母保证,要在2013年把自己嫁出去,还把保证书挂在床头作为提醒。可眼下,时间过半,而她的另一半仍不见影子。

  一个人的日子是“可耻”的,即便是一个人出去吃饭都碍眼,碍别人眼,也碍自己眼。

  人物介绍

  李云骁,女,28岁,多次相亲,从未恋爱。

  选择理由

  站在青春的尾巴上,向前是令人畏惧的女人三十,向后是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年华。

  李云骁的感情世界还是一片空白,仅有一次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暗恋,然后在周而复始的相亲中,纠结……

  找着没?咋还不找?别挑了

  老妈一看见谁家嫁女儿,羡慕的眼神恨不得在脸上挂一整天

  2013年6月30日,是个周末。醒来,不知道几点,李云骁只看到,窗外的天又黑了。

  叹一口气,原来苦命工作5天,热烈期盼的周末便是这样一个天昏地暗的觉。这种日子是打李云骁毕业开始的,已经四年多,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从天亮等到天黑。

  李云骁,是个女孩,因为中性略带彪悍的名字,常被人误认为男性。而名字背后却是单薄的身材、巴掌大的清秀脸庞。

  一个农村女孩,考上郑州一所重点院校,靠自己努力在这座城市有了一份安稳工作,月入5000元,至少父母是以她为傲的。

  打开网络,好友们争相晒着出游的照片,秀着各种甜蜜、各种美食,她这才发现自己饿得快死了,从一堆零食中扒拉出来几片薯片,有些发潮,嚼在嘴里像吃棉花糖。

  正纠结着要不要下楼买袋方便面煮煮吃,电话响了。是一个远房大姨打来的。寒暄几句便进入主题:找着没?咋还不找?别挑了,再挑几年,都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嗯,嗯。”李云骁应承着,心里却想起了老妈,她从来没在自己跟前提过一个“婚”字,可一看见谁家嫁女儿,她那羡慕的眼神恨不得在脸上挂一整天。

  李云骁很怕那眼神。

  找男朋友怎能靠等?

  “实在太难了。”她说,这比考个名牌大学难多了,不管你有多努力,却总是碰不上中意的

  李云骁也想给自己找个伴,至少能在发烧晕乎乎时给她端杯热水,而不至于渴死。

  可实在太难了,按照她的逻辑,这比考个名牌大学难多了,至少,在学习上,只要肯下工夫,成绩就会提高,可另一半,不管你有多努力,却总是碰不上。

  李云骁特别不喜欢“剩女”这个词,总觉得这是个带侮辱性的词汇,可慢慢地,她也变了,剩女就剩女吧,自己不觉得剩就行了。

  起初,她还能找到人玩,同事、朋友、闺蜜,可慢慢地,一个个都比翼双飞去了,发现找谁都不合适。去逛街?花钱不说,还怪累的,何况自己要求不高,衣服、包包够用就行,买多了都是浪费。去吃饭?一个人去哪吃都觉得碍眼,碍自己的眼,也碍别人的眼。

  从2011年起,工作两年之后,李云骁开始频频相亲。相亲嘛,总要有个目标的,家世、工作、身高,甚至五指是不是修长。

  可李云骁脑袋里也没有那个轮廓和形象。有人会问她:“你迟迟不找,是在等好机会拿下个官二代、富二代吧?”

  李云骁努努嘴,套用了三毛的一句话:看得不顺眼的,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遇到真爱的,不吃不喝都愿跟着。在等他,只是不知道是谁。

  感情是可以称的吗?

  “相亲怎么跟在菜市场买菜一样,互相衡量一下对方几斤几两,合适与否……”

  在两岸咖啡,在茶馆,甚至阿利茄汁面店……李云骁行走在一个个相亲的场所,与一个个陌生的男人相对而坐。她也想俏皮地跟对方轻松沟通,可谈来谈去说的也不过是对方的情史、现在的工作,以及半虚半实地打探各自的家庭……

  当然也不全是不好,在相亲中,李云骁也曾撞上狗屎运般,遇上自己的“菜”。

  那是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男孩,高且帅。男孩也出身农村,靠自己的努力,挤入公务员队伍。更重要的是,公务员男因为家境不好有些自卑。这在李云骁看来,又是一个加分点,自己也自卑,又没什么感情经历。

  可聊着聊着,公务员男就落入俗套,说自己买不起房子,说压力大,还问李云骁家里的情况,问工资状况。

  李云骁害怕了,相亲怎么跟在菜市场买菜一样,把自己的拿出来,看看别人的,衡量一下双方几斤几两,合适与否。

  李云骁跟公务员男不了了之,说不清是怕把人家吓跑,还是自己被吓跑了。

  每次相亲都无果,朋友、朋友的朋友都跟着着急。一闺蜜相亲无数,还与李云骁分享相亲资源,可如今人家早已有了如意郎君,而她依然是孤家寡人。

  不少人背后说李云骁挑。挑吗?不算吧,真没挑,只是找不着合适的罢了。老姑娘了?眼看28岁了,大概算吧。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悠然心理咨询
保定心理催眠治疗QQ QQ咨询
沧州咨询工作室 联系我们

TEL:

18631261066

衡水心理专家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