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虑恐惧 > 为何追求完美的生活却越来越乱?
为何追求完美的生活却越来越乱?
2013-9-7
分享:
   想象一个最完美的自己。你会做些什么?你会更自信、更宽容、更随和、更顺其自然吗?你会精通歌剧或19世纪的俄国文学吗?你会成为一个从容不迫、通晓多种语言的人吗?你会爬到职业阶梯的最高层吗?

  我们应该以某种方式完善自己,这种观念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心中是根深蒂固的。很多著作的主题都是自我改善,但人们却并不总是清楚怎么才能做到。在过去,这方面的建议通常更直接。塞缪尔·斯迈尔斯于1859年出版了著作《自助》(self-help),在他看来,人们应该培养高尚的品格:勤勉、坚毅、节俭。而现在关于自我改善的建议则无所不包,甚至名正言顺地把品酒也包含在内。而且那些建议往往自相矛盾,比如,我们到底是通过学会表达感情还是控制感情来改善自己呢?

  同样,发挥潜能这个建议也犹如一道严令,以至于人们诚惶诚恐,唯恐无法达成目标,甚至成就卓著者也是如此。如此,当发觉预期目标与实际结果之间有差距时,我们就会责怪自己。我们以为只要再多一点儿远见或更勤勉,就真的能发挥出所有潜能。

  成为更好的人这个想法极好,但我们对此的理解可能错误百出。最糟糕的错误可能是太执迷于追求完美。我们担心如果放弃追求完美,我们将草率行事,只能侥幸做成一点儿小事,这种担心并不少见。与此同时,我们可能也在思考,在完美这一高标准的“祭坛”上牺牲我们的心智是否值得。但是,真的一定是非此即彼吗?或许真正有问题的是我们的二元思维方式:完美或是平庸;要么总能达到最高标准,要么一败涂地。

  理性情绪行为疗法(REBT)创始人阿尔伯特·艾利斯曾阐述我们用来折磨自己的一些教条式的绝对律令,他的相关论述很有说服力。比如,我们相信要成为有价值的人,就必须拥有100%的成功,而实际上这一信念既不理性,也无益处。完美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境界,越是强求自己必须成功,就越不可能成功。对最终的结果思虑太多反而会令人崩溃。

  斯多葛学派曾给我们一些实用的建议:如果以箭术打比方,就是说,我们应该尽可能做到熟练地射击,但无法保证能够正中靶心。瞄准靶心射击是我们所能做的,但一旦长箭脱弓,我们就无法控制了。我们错以为能控制结果,可我们所能控制的只是自己的努力程度罢了。

  看似矛盾实际上却十分正确的是,如果没有对不完美的接受与对失败的宽容,自我改善就无法进行。如果没有前者的缓冲作用,自我改善很容易变成一种自我陶醉或苛刻的完美主义。

  另一个潜在的错误是,人们为自己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承担了过多责任。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承担责任是好的。责任感促使我们采取行动,改变现状。但是,如果不把周围环境考虑在内,对自己就不公平了。我们并非存在于真空中,所处环境对成功与否或多或少会产生影响。在别的环境中,我们也许能培养某些才能或品质,但可能我们实际所处的环境不适于这些才能或品质的养成。

  最后,我们太过于关注失败或太过于关注没有做到的事情。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自我改善不可能涵盖生活的所有方面,培养某些潜能,必然意味着任由其他潜能“枯萎”。我们的资源有限,把所有精力平均分摊到所有使命上是不太可能的。比如,许多功成名就者坦言,他们没能成为最好的人、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配偶。我们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做到最好,这就是人类的现实。

  但某一方面的损失可能意味着另一方面的收获,我们可以选择去关注已经开发了的潜能。可能你的运动潜能或商业潜能没有被开发出来,但你收获了幸福的家庭生活,反之亦然。鉴于我们的天然限制,我们应该深入思考应该把精力放在什么地方。比如,试图增强记忆力固然好,但如果把太多资源分配到这件事上,可能要付出丧失其他机会或导致其他能力退化的代价。

  当然,并不是说,我们应该热情洋溢地把不完美的现实作为不去努力的借口。但是,只有接受不完美,我们才能在成功无法企及时,善待自己和他人。

  臻至完美这一理想,只能被当作一种理想。因此,我们应该尽力做到最好,同时欣然接受不完美的必然性。日本精神科医师、森田疗法创始人森田正马,就此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建议:“做最好而不完美的人。”

  人们因潜能未被开发而产生的任何不满情绪,都可以建设性地将其解释为是一种含蓄的价值诉求。表达出开发被忽略潜能的需求或愿望,有助于指引我们的行为朝向一个不同的、更能实现抱负的方向。但这与其他许多情况一样:方向比终点更重要。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悠然心理咨询
保定心理催眠治疗QQ QQ咨询
沧州咨询工作室 联系我们

TEL:

18631261066

衡水心理专家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