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虑恐惧 > 生命的不可思议——胡因梦演讲选摘
生命的不可思议——胡因梦演讲选摘
2013-2-5
分享:
    多欲多求不仅刺激人和人之间的紧张,而且刺激国与国之间的竞争,造成资源的抢夺。资源抢夺引发战争,战争带来新的精神上的刺激,精神上的刺激让人追求更多的欲望。如此环环相扣,造成今天的社会乱象。所以乱象的原因并不是外在的,其真正原因是人无法安顿自己的内心。

     人生中最重要的功课是学会跟自己相处,但事实上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跟自己相处。我们每天关心政治人物怎么样、名人的生活怎么样,却忘掉在这一生中真正应该关心的是自己,于是我们就在这种本末倒置中与自己越来越远。而当我们开始意识到最重要的事是跟自己相处,我们会发现这其实并不简单。必须是具有勇士精神的人,才有能力完全与自己相处。

     我们以为我们惧怕的是外在的天灾人祸,是生命的不可掌控与无常,但事实上我们真正不能掌控的是自己。这话怎么讲?因为深深观照我们的每一个起心动念,会发现每一个念头都不简单,其底端都有一些从小到大养成的某种观念、概念,或者是由过往经验留下的一些回忆,它们驱使我们产生很多无法控制的念头。

    在人没有遇到某些契机的时候,往往是不会深入地参究和探索自己的。研究自己多无聊啊,宏观议题是比较诱人的,有些还带着爱国主义的色彩,给人慷慨激昂的感觉。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做自我探索,势必会有问题产生。因为我们待人的惯性模式,与我们长期累积养成的某种心态有关,它造成与他人之间的纠葛。譬如说一个人不喜欢笑,就会引起周围人的一些反应,譬如排斥、压力和敌对,而不喜欢笑这件事可能与原生家庭的某种养育方式有关。所以如果我们任由惯性模式发展,不去研究它,也不去揭露它,就会一直给自己和他人造成影响;而如果我们回过头来探索自己,就会看到很多真相,进而改变惯性模式。

    所有问题全部都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里。我们容易有一个错觉以为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之间有一个区隔,但事实上内在世界在改变着外在世界。了解这点我们就会发现,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家与家之间的冲突与敌意,明明就是人基于一种很深的自保恐惧投射出来的行为,表现出人有非常多的恐惧。

    如果我们对身体层面或意识形态层面产生认同,对它们当真,就会落入到陷阱之中。我们也可能因为对外在世界的认同,包括对事业、工作、金钱的认同,而丧失内心的弹性。这不是说我们不能拥有金钱,不能拥有物质,而是说我们不能把自己束缚在过度认同之中,要让心拥有真正的自由、轻松和自在。然而没有多少人是真正想要得到自由的,因为我们的自我不想得到自由。自我通过种种的认同活动得到一个立足点,或者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焦点,这个立足点跟焦点可以帮助我们建立起安全感。

    可是谈到安全感我们又会发现,安全感这个东西也是不存在的,因为没有一件事是我们可以掌控的。我们越想要安全感,我们的心就越强调不安全;而智者发现,当我们放下对安全感的欲望,能够彻底活在不抓取的状态,我们立刻就安全了,因为抓取本身正是不安全感的缘由。

    大家内心深处最大的痛苦基本都来自于深层的自我否定、低价值感、不安全感、莫名的焦虑,还有强迫性想要掌控所有人事物的一种渴望。而这些内心深处的波动、自我怀疑、不安全感,似乎都来自我们原生家庭中父母的精神状态。这是因为,在这样一个十几亿人的社会里面,每个人的求生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且中国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些大的变革与动荡,我们的上一代、上上代当中的很多人因些受了很多苦,经历了很多磨难、挑战和困境,这是我们没有办法忘怀的。可是这些内心的创伤,有没有一个非常适切的管道可以释放出来,让大家获得跟自己和解,还有身心灵的深度疗愈?

    大家带着代代相传的内心暗影彼此共处,上一代跟下一代之间不断的交换着负面的心理信息,里面有很多的掌控、否定、担忧,还有很多的期许——希望下一代能够功成名就,能够有好的经济条件,能够掌握现实中不可掌握的一些契机。我们发现这些深层的互动之下,有很多父母是把爱曲解了,是用一种不当的方式在表达爱,这主要呈现为不信赖下一代有能力处理自己的问题,所以用一种权威式的打骂教育、苛求教育,或者是一种无所不在的监督方式,逼迫孩子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愿去活。在这个过程里,下一代就会承受非常多的痛苦。有一些人可以有比较好的耐力和生命力去承受这些负面打击,但是非常多的敏感脆弱的人,多半是女性,可能承受不了这么多负面的暗示和身体上的虐待,从而造成内心里深层的焦虑,形成了一种强迫性的人格模式。当我们怀着这些创伤长大之后,生命有个不可思议的奥秘就是,我们明明不想重复父母的错误模式,却会不由自主地把父母加诸我们身上的这些不当影响,投射到我们的亲密关系当中,甚至我们的下一代身上,于是就造成代代相传的伤害。

    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里多多少少有自我压抑的习惯。按照西方心理学的观察,这个习惯大概是在三岁到五岁之间从父母那里学到的。当我们开始懂得跟父母互动,建构出一个自我感之后,父母就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好小孩,要懂得自我克制,所以我们不能放任地去表现自己的情绪。当我们学会自我压抑之后,我们就开始用父母灌输进来的是非对错概念,以及羞耻感、罪恶感,建构出一个不断监督自己的超我。这时候,超我跟本能需求之间形成一个二元对立性,在我们内心当中造成矛盾、冲突以及压抑的习惯,强行将经络系统里面的一些负面情绪能量给打压下来。我们透过这样一个阻塞的能量体跟外界互动,就会造成莫名的不安全感以及自我保护的需要,或者在跟人接触时会有一种想保持距离的需要,又或者没有办法打开心扉跟最亲密的伴侣做畅通无阻的情感和情绪交流。我们总会有所保留、有所克制或有所压抑,好像总不能全盘地信赖我们的亲密伴侣,把自己最脆弱的那一面以及自己最不能见人的一面给他看。我们似乎总是有逞强的倾向、好胜的倾向,或者要在伴侣面前证实我们才是对的,是没有问题的,是不应该被批判的,是应该被全盘接纳的等等这些反应。

    这是大部分成年人在自己身上都会观察到的一个现象。当我们有这些现象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办法在一个亲密关系里获得深层的满足。因为无论是亲密关系,还是亲子关系,或者任何一个重要的关系,我们都希望能够跟对方有畅通无阻的能量交流。如果达不到这个目的,我们就会怅然若失,我们心灵的空洞就没有办法被填满,我们就觉得需要再去寻找更爱我们的人,对我们更坦诚的人,更温暖、更能支持我们的人。于是我们就会产生遐想,对现有的关系不满意,然后去发展外遇或者是其他的关系。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与自己身体之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没有与它建立起一个好的关系。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悠然心理咨询
保定心理催眠治疗QQ QQ咨询
沧州咨询工作室 联系我们

TEL:

18631261066

衡水心理专家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