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姻爱情 > 偷情的心理根源与对策1
偷情的心理根源与对策1
2013-1-26
分享:

    这里没有批判,也没有颂扬,只有用心理视觉来检视人性深层那些被忽视着的东西。
  要对人类内心世界的偷情
情结做一番剖析要冒很大的风险,因为偷情要算是一种文化禁忌,它等同于对爱情纯洁性与道德的背叛。尽管我们的社会已经变得非常的宽容,但许多既有的观念仍在妨碍人们自由的去思考。上世纪四十年代,著名精神分析家弗洛姆在《婚姻革命》中写到:“人类对爱的感觉常常来源于对性的欲求,爱是性欲中的精神需要,而性需求随满足与否及泛性的特点决定了爱的不稳定”。人类在爱情上建构的神话比比皆是,纯真的爱情可能只是人类精神世界对唯美的追求,现实中每个人的爱情都是复杂的,多元的并随着生命发展不断变化与更新的。
  有必要对偷情先做一个定义,严格说来偷情的目的不是为了破坏婚姻,尽管偷情的副产品可能是婚姻的解体。克林顿与温斯莱特的关系是偷情,而查尔斯与卡米拉的关系就不算偷情。前者偷情的时候知道希拉里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第一位的。后者却是从来没有真正爱上过戴安娜,偷情目的是要反叛既定婚姻。严格的说,偷情与情人关系也是有区别,情人关系追求相对的关系稳定,彼此多少存在一些约束与承诺,并形成一种隐秘的关系模式。偷情没有,它更像是一种即兴的,高潮式的,梦幻般的邂逅,并不知道一次销魂后是否还有第二次。当然,许多纯粹的偷情由于不能很好的控制而彼此坠入情感依恋,难再分离,结果变成情人关系,进而发展到共谋婚姻的覆灭。有的时候由于心理能力不够,偷情成为某一方居心叵测的诱饵,被对方被迫就范,伤害了自己婚姻。这样的人在遭受谴责的时候也应当给与必要的同情。这篇文章就是帮助人们看到偷情背后的危险,并如何避免把偷嘴的蜜糖变成致命的毒药。
  解读一个偷情的故事
  这是一个网上浏览到的故事:“我今年已有29岁了,但我觉得我的内心仍然很年轻,很单纯,对这个世界充满兴趣。我有一个爱我的,性格温和的丈夫和一个活泼可爱的五岁男孩。六年多来,婚姻一直很稳定,工作和生活也算顺利。最初,我以为这就是我渴望的生活方式,但近两年,我慢慢地觉得我的生活缺乏生气,在家里内心常常有压抑的感觉。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有了一种“破坏”的欲望,想打破常规,制造出一点生活的“风波”来。无赖我的先生总是退避三舍,百般迁让,似乎不想理解我也不十分在意我。对他来说,“好好过日子”就是人生的基本哲学,而我却不甘心让生命服从于这样一种凝固的,没有变化的秩序和生活。在家的时候,吃完饭做完家务,先生会忙着看报纸,电视,跟电脑玩棋牌。而我会拿一本书躺在沙发上,让思想陷入一种精神的“白日梦”——幻想一些缥缈的情感——与“另类”的男子做一些爱情游戏,沉醉于那种内心隐密的快感中。 
  三个月前,我到国外出差,结识了一位陪伴我们的未婚男性翻译。他比我先生年青英俊,说话幽默有趣,对人有种很自然的亲切感。第一眼见到他,我的内心就受到了诱惑,他正好符合我白日梦中的“另类”青年。一天晚上,住在宾馆里,关上室灯,依窗眺望月光下美丽无比的奥地利湖。我的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欲望,一切自我的束缚似乎消失了。我打电话给他,而他似乎也在等待着我,就这样我在现实生活重现了梦中的
情结。让我惊讶的是此刻的我非常的开放,很多亲密行为从来没有与丈夫分享过,也许对方是陌生人,我不怕他认为我有些放任形骸,我体验了一种“另类人生”。
     回国以后,面对我的丈夫,我发现我并无特别的负疚感。相反,心情比过去明朗,似乎是有了自己的隐私秘密,人生也更加丰富多彩了。那位青年时不时还想来约会我,但我总是委婉地拒绝。因为,我想那种事,那种感觉只能存在于梦一样的情景里,在现实中,我仍然是一个遵循传统的人。
  解读这个故事
  读这个偷情的故事,你感觉不到偷情对当事人产生了什么大的心理
冲突,她骨子里并没有夸大偷情的意义,所以在今后的日子里,她有能力维持婚姻的照常。如果她渴望偷情又抗拒偷情,事后就会有一番心理挣扎。她就需要将自己的越轨合理化来减轻焦虑。于是就要建构丈夫的不是,给婚姻增加麻烦。当这种合理化不能完成,她会有强烈的内疚,焦虑,道德感丧失,为了掩饰焦虑无形之间行为就有些反常,自己的丈夫就会有觉察。如果那个青年再来找她,安全感又受到威胁,就找不到合适了的回应,有时为了安抚对方极可能选择屈从,这样的偷情关系犹如身在地狱,再没有快感可言。所有幻想偷情的人,先要问问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心理能力,能否在偷情体验中能够保持一种平和的心。
     偷情
情结原本栖身在人的精神伊甸园,奥地利湖边的浪漫只是一种潜抑已久激情的涌动,当情感能量被充分释放,时过境迁以后当事人回到常态。偷情需要环境因素的烘托,身在异乡、或旅游、或身临人间美景、或愉快且疯狂的聚会、或有异常快乐的心情无人分享,或面临令人愉悦的节日、大事件,偷情的故事会多一些。美丽的情景可能是偷情的触酶,人们习惯于在美好的时刻幻想美好的感情,人的自我约束力和心理防御就要弱一些。读这个故事,感觉当事人要的是一种对梦想中的情爱体验的真实再现,这与性幻想中的自慰,振荡器刺激,与偶人做爱,看情色电影激发性幻想,与网络上的人sex,打色情电话引发的高潮体验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区别在于可能伴随一种突破禁忌、对规则的叛逆、对道德的放弃、紧张、混杂着自我心理蜕变等等的痛感,这种痛感在那一时刻是一种精神痛快。

   某杂志对几百个白领男女做社会调查,得出81%的人承认在婚姻中有过精神越轨或与异性关系暧昧,37%的人坦诚有过一次到N次的身体越轨,包括同居生活中发生的偷情。如果这个调查可靠的话,那么如此大的比例难道不能说偷情是人类情感世界的真实构成。通常偷情并不需要道德外衣,但人们也习惯了让内心与道德保持协调,最能把偷情合理化的是所谓的爱,“我爱上他了,我无能为力。”把偷情掩饰在爱的外衣下,只是本能中欲望达成玩的一种精神游戏,这种游戏回避深层的自我谴责。其实偷情的许多动机不是因为爱,而是需要。
    尽管我每天都在帮助陷入偷情危机的婚姻找回平衡,但如果上面的调查确实,我还是相信大多数偷情的人并没有给婚姻带来实质的问题。偷情对婚姻的危害性也许被人的道德意识过度夸大了,许多妻子或丈夫想当然的以为如果爱人有了精神或身体越轨,就证明对方已经不爱自己了。于是感觉恐慌,感觉被欺骗,感觉被伤害,失去安全感与信赖,许多非理性行为由此产生。所以很多婚姻伤害来源于我们附加给偷情的不恰当观念,这些观念让陷入危机的婚姻不能正常地思考。
    在心理诊室里,看到当事人的痛苦,我知道许多人并没有具备偷情的心理能力,偷情等同于自杀,至少是谋杀美好的自我感,让自己感觉有罪,失却内心宁静。大多数婚姻治疗时间也花在处理双方因偷情引发的不恰当观念,解决这些观念才能帮助双方找回自我位置。当婚姻真的解体以后,每个人都能看出来,用破坏性力量来肢解婚姻的很可能是那个自称受到伤害的人,文化却要那个只是自我克制力差的偷情者来承担罪责。当人们可以用一种怜悯的心态看待偷情者时,可能出现一种道德升华,在婚姻中获益正是那个愿意宽容的,且没有犯错的人。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悠然心理咨询
保定心理催眠治疗QQ QQ咨询
沧州咨询工作室 联系我们

TEL:

18631261066

衡水心理专家咨询 返回顶部